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:m.ax043.co

绮梦

昨晚发了一个绮梦,很有趣的,现在和各位分享一下(可别笑小月啊!!)话说在梦中,我身穿古装。一个人在路上漫步。突然有一队马队在我旁边飞驰而过,我急忙避开。马上那些人在我身边停下。其中一人像是首领。他向身后的手下道:「看这妞儿多漂亮,若带她上山,老大一定开心。」那些手下应和着。我开始意识到危机,我拔腿就跑。很可惜,我跑不过他们。走不过五分钟,便被他们捉住。那首领一巴掌掴在我面上,我的面颊感到一阵火烧般的灼痛,不觉呻吟一声。他奸笑道:「走??我就让你看看逃跑的后果。」他向部下打个眼色,立即有人出来,将我的衣服粗暴地撕毁。我挣扎狂叫:「不,求求你。不要....」但我感到身体一阵凉意,原来我的乳房已裸露在空气中..。我拚命掩盖私处,情知劫数难逃,便道:「你们不要插我,我可以用我的一对乳房安慰你们。求你们别弄我的私处,玩我的乳房..」首领冷笑。他命令手下排成一列,脱下裤子,每人露出大小不一的肉棒。他将他的肉棒展露在我面前,道:「跪下,用你的乳房令我们全部出精。」我乖乖的跪下,将他的肉棒放在我的乳沟中,再用乳房夹实肉棒,上下摩擦。他捏住我两粒粉红色的乳头,不断的扭,又用指甲刺下去。我很痛,叫:「不要这样弄我的乳头,很痛..温柔一点..。」他非但没停,反而更用力,令我更感痛楚。「舒服吧,更好玩的还在后头。」我努力和他乳交,他终于出精,那些白浊的液体在我脸上,乳房上流着。他道:「你这小淫妇,很喜欢精液吧。就给我吃完它。」我不敢违背他的命令,便从身上用手沾上精液,放进口中。他的精液有点咸,很腥。我只感到恶心,很想吐出来,但我迫自己勉强吃完。他很有满足感的大笑,「你简直是一个天生的性奴隶。不单是我,所有人的精液,你也要吃!!」和所有人乳交后,我以为他们会放过我。但那首领显然并不会轻易满足。他拨开我掩盖下体的手,撕裂我的裙子。我惊慌得尖叫:「你说过不去玩我的下体,你..。不要..。」他将我的裙子撕的一干二净,狞笑道:「玩女人那有不玩阴部的??」我夹紧那双雪白的大腿,但黑色的倒叁角仍然清晰可见。我感到强烈的羞耻感。他的肉棒见到我的裸体,又再勃起。在我眼中,只感惊心动魄。他的肉棒缓缓迫近,我的阴门可以感受到灼热。他将我压在树干上,粗暴地分开我的双腿。我那可爱的阴唇完全暴露出来。我别过脸,哭道:「不要....求你....。」他没有理会我的哀求,肉棒狠狠插入我的阴道。我感到痛楚,大叫:「很痛..。停止....啊啊..。呀唔..。」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,但两次做爱都是被强暴,不禁哭起来。他的肉棒在我体内横冲直撞,我感受不到任何快感,有的只是痛楚。他很快在我体内射精。但我的痛苦并未因此完结。他在我身上发 完后,又命令他的手下轮奸我,被几十条肉棒轮番抽插,差点痛死我。好不容易,等到他们做完,我全身乏力,躺在地上。首领道:「这妞儿真不错,要怎样带她上山??」他想了一阵,便想到办法。他命手下将我放在马腹,将那条长而大的马茎插入我的阴道,然后将我的四肢绑在马背。我狂叫:「不..怎可以和马性交..。不可以....快放了我..。」他们已经跨上马,首领鞭马。马向前飞奔,那支马茎也随着马的奔跑,在我阴道中出出入入。刚才被轮奸时也没有这般强烈的痛楚,我的阴道像要裂开,我痛得狂哭乱叫。「救命..。很痛....不要....我不要和马做....啊啊啊..。我的小花瓣要裂了....。求求你们..。可怜小月..。不要再折磨我了....」我大腿传来一阵火灼般的痛楚,首领狂笑道:「小淫妇,马的东西够充实了吧!!」一边说,一边继续用马鞭鞭打我被绑着的大腿,传出「啪啪」的清脆声音。他令马跑得更快,我抵受不住马茎的强烈抽插,晕了过去。当我醒来时,见自己身处一间幽暗斗室,斗室中央有一人坐着。我勉力站起来,下体兀自疼痛。他打量我一阵,「果然是美丽动人,先自慰给我看看。」我阴户痛得要命,怎样自慰给他看??我摇头道:「不..。小月阴户痛得要死,你就可怜可怜小月吧。」他阴森的笑笑,「那你就要吃点苦头了。」他命手下抬来一个木箱。他将我放进木箱中。我的双手被绑在木箱两边。口中塞了破布,阴道塞了活塞。其中一人拿出注射器,在我手臂注射。我感到全身火烧般烫,全身性感部位有如虫行蚁咬。我当然知道这是吃了烈性春药后的结果。我想用手自慰,奈何却被绑住。我想呻吟几声,口中又塞了破布。我希望我的阴道将淫水流出来会舒服点,但那个活塞阻止了淫水的流出。我全身被欲望燃烧着,无处宣 ,非常难受。我只有暗中哭泣。我在那箱子过了一日一夜。次日,那人拔掉我口中的破布,笑问:「如何,肯自慰了吗?」我哭叫:「不,永不。我不会做你的性奴隶。」他道:「那你预备继续受刑。」他的手下把我从箱子拖出来,仍然绑住我的手。我被他们按在地下,抬高屁股。其中一个手下拿了一小桶冰来。另一人分开我白嫩的臀肉。那人道:「再给你一个机会,肯还是不肯?」我哭叫:「你如此折磨我将来一定会后悔。」那人掴了我一巴掌:「敬酒不吃吃罚酒。塞满她。」那两人立即将冰块塞进我的菊花洞。未经人事的菊花洞怎经得起如此摧残,一阵撕裂般的痛楚传来。我哭闹道:「不要..。很痛....停止....啊呀..。救命....。」那桶冰全部塞进我的肛门,那人又用活塞塞着我的肛门。我被迫转过身体,那人用打火机烧我的阴毛,我下身一阵灼热,痛得我死去活来,我彷佛嗅到肉被烧焦的糗味。我不断叫:「小月的小花瓣烧焦了....。很痛....。很烫....不要....求求你们..。放过小月吧!」那人道:「那你现在肯还是不肯?」我勉力点头。他道:「大声点说出来。」我忍住全身的痛楚和满心的羞辱,大声叫道:「小月肯自慰了。小月是性奴隶。」他满意地笑了一下:「很好。」他命手下放了我。我肛门的活塞被拔掉,冰块全跌在盆子中。而且,伴着这些冰块,还有一条啡色的东西。我瞥了一眼,不由得红了脸,那是我的粪便。原来我的肛门被冻得失禁。他待我回气完毕,便道:「快自慰吧!!我等得很不耐烦了。」我赤裸裸站在他面前,右手抚摸着我的左乳,左手缓缓伸到下体。烧焦了的下体被手拨弄,传来一阵阵刺痛。我不自觉地呻吟出来,搓揉乳房的手更加大力了。那人却仍不满足,道:「小淫妇,叫大声点。将手指伸进那个洞里。」我用中指伸进洞中,出出入入,口中狂叫道:「啊啊..。小月很舒服..。看看......我的手指全进去了....。」我的双腿不断磨擦,更增快感。他端起我淫荡的脸:「真的那么舒服??」我不敢惹火他,只有道:「是的。小月真的很舒服。」他道:「淫荡的女人一定要惩罚。」他向手下道:「吊起来,给我打。」我哭叫:「不....。不要..。为什么....小月已经肯做你的奴隶了..。为什么还要折磨小月....」他笑道:「你似乎还未懂得甚么是奴隶。奴隶的意思是"绝对服从"。」那两名手下立即将我绑起来,将绳子放在勾子,另一人拉动绳子,我的身体慢慢离地上升。那两人拿出鞭子,一先一后的鞭打我。我全身感到剧痛,疯狂地扭动身体,嘴里叫道:「小月肯屈服了..。别打..。很痛....啊啊....流血了..。」那人道:「奴隶没有权利要求。给我用力打。」鞭笞之刑继续进行,而且越来越痛。打的人越打越开心。我终于不支晕倒。醒来后,我头很痛。身体已被放下,也没有人再鞭打。我只听到那人道:你现在肯做我的奴隶了吧?」我迫于无奈道:「小月肯做了。」他道:「那你说给我听,甚么是奴隶?」我道:「绝对服从。」他道:「你真的做甚么都肯?」我很害怕他又折磨我,只好点头道:「是的。」他点头道:「好,」他再向手下吩咐道:「带他出来。」他的手下带来一个男人。我俩对望一眼,心中都震惊异常。原来他便是我的哥哥。我长大以后,哥哥从没有看过我的裸体。如今我却赤裸裸地对着他。我面上不禁火烧般烫。那人对哥哥道:「你长这么大,应该还未见过你妹妹的肉体吧。今天便让你享受个够。」他对我说:「用你的身体去服务你的哥哥。」我道:「不....他是我哥哥啊....。怎么可以......」他粗暴的道:「甚么不能??不做的话,你就慢慢受刑好了。」我想起刚才的痛苦,只有跪在哥哥面前,解下他的裤子,将他的肉棒子放入口中。哥哥道:「妹妹,你干什么??这....不能....」我满面泪痕,抬头向他打了个无奈的眼神。那人道:「不用怜香惜玉啊,在她的喉咙里抽插呀!!不做的话,我便只有用其他酷刑来玩她了。」哥哥迫于无奈,只有按着我的头,肉棒子在我口腔前前后后的进出。吮了一会,那人命令我像狗一般伏下,屁屁向着哥哥扭摆。我感到无限羞辱,眼泪流得更厉害了。哥哥拿着肉棒子,在我阴户口揩擦。我叫道:「哥哥,不能。我们是两兄妹呀!!」哥哥哭道:「小月,原谅哥哥吧,我不行了,一定要女人。」语毕,阴道有条东西塞入。我叫道:「不要....。哥哥的好大....」哥哥在我阴道中抽送。强烈的屈辱感也同时带来快感。渐渐地,我的痛苦的抗拒叫声已变成淫荡的叫床声。